GHS2018:在研乙肝新药JNJ-4964临床前体内研究结果

2018-06-27 编辑: 来源:一诺医学 作者:略晓薛

JNJ-4964 是一种开发用于慢乙肝治疗的口服Toll样受体7激动剂,作为新型有限疗法的一部分,可能在恢复HBV免疫应答方面发挥重要作用。

Janssen 公司研究人员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2018年全球肝炎峰会(Global Hepatitis Summit 2018)上发表了一项有关JNJ-4964单次(SD)或多次剂量(MD)口服给药后,食蟹猴中表征JNJ-4964 药理学应答的研究结果。

给食蟹猴口服给药JNJ-4964,SD 为 0.05 , 0.1 , 0.15 或0.6mg / k(mpk)(n = 3或9 /组)。在MD研究期间,每周一次(qw)或两次(q2wk)给药0.1或0.6mg / kg,持续4周(n = 3 /组)。

通过生物分析液相色谱(LC) - 质谱(MS)/ MS方法测定JNJ-4964血清浓度。在血浆,全血或肝脏中评估IFNα,IP10(ELISA)和其他12种细胞因子如TNFα,MCP1和IL1RA(Luminex)和3种IFN-刺激基因(ISG),ISG15,MX1和OAS1(AffymetrixGeneChip?)在给药前和给药后2,4,8,12,24,48或72小时的浓度。

对于所有进行SD测试的JNJ-4964治疗耐受性良好,并且在给药后8-24小时在全血中观察到ISG15,MX1 和 OAS1 相比于给药前增加幅度最大。

在血浆中只有 0.6mpk 剂量诱导表达 IFNα,IP10,IL1RA 和 MCP1 ,而0.1 和 0.15mpk 诱导IP10,MCP1 或 IL1RA 在相对较少的动物中有相关变化(≥2倍增加)。

在给药后8-24小时观察到最高水平的细胞因子水平,所有细胞因子在72小时内恢复到给药前水平。在 0.05mpk 后没有观察到细胞因子的相关变化,并且没有观察到其他测试的细胞因子的诱导。

在SD后观察到JNJ-4964的最大暴露与循环中IFNα,IP10和所有3个ISG的最大水平之间的阳性非线性关系。在 0.1mpk 和 0.6mpk SD后12小时,ISG15,MX1或 OAS1 在肝中表达,并显示出与血液中相似的表达模式。

在0.6mpk剂量给药后,肝中仅观察到 IP-10 的相关诱导。与SD相比,0.1 或 0.6 mpk 的 MD 具有良好的耐受性,观察到血浆中类似的细胞因子表达模式和动力学。多次给药时未观察到细胞因子应答的损失。qw或q2wk给药之间没有观察到明显的差异。

确定 0.1 mpk的剂量为在外围观察到最低有效浓度,显示与 JNJ-4964 的最小目标接合。重复给药后没有观察到快速耐受性或兴奋性细胞因子应答。


英文原文:P1‐014: Preclinical in‐vivo characterization of an oral TLR7 agonist, AL‐034 (or TQ‐A3334)


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的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归一诺医学所有,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: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。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/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/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(0571-86635366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