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价47.5万美元的CAR-T疗法为进医保承诺无效退款? 这事儿黄了!

2018-07-12 编辑: 来源: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:汤晨
2017年8月末,诺华公司的Kymriah有幸成为第一个被FDA批准的CAR-T疗法。利用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杀死侵略性的肿瘤细胞的CAR-T治疗,是近年来最受关注的革命性癌症疗方法之一。

与Kymriah治疗本身同样受关注的还有其价格:47.5万美元的价格虽然令人咋舌,但诺华方面为了中和对高价药的舆论压力,在FDA批准Kymriah后立刻公布了和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(CMS)一起建立的基于治疗结果的定价模式:即只有病人在接受Kymriad治疗一个月后出现了疗效,诺华才会收取治疗的费用。诺华也表示这种创新方法将降低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计划的成本,并确保让最脆弱的患者及时接受Kymriah的治疗。

革命性疗法、高价药、支付方式创新、患者获益……一切似乎都朝着完美剧本的方向演进。然而这事儿突然就这么黄了。

7月10日,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报道,美国的国家医保Medicare和Medicaid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非公开否决了诺华Kymriah疗法基于治疗结果付费的报销计划。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另外一家行业媒体FiercePharma的确认。

一个月时间太短能干啥?

2017年8月份FDA批准Kymriah上市后不久,诺华就宣布与CMS进行支付领域的创新合作,开展所谓的“按疗效付费”:只有当儿童和年轻成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(ALL)患者在第一个月底前对Kymriah治疗做出反应时,CMS才会付款。诺华公司首席执行官Joseph Jimenez当时在新闻稿中承诺,如果患者治疗效果在第一个月内没有起色,治疗将不会收费。

然而Kymriah的按疗效付费存在医学和政治上的双重困境。

Political援引临床医生的评论说:“(一个月)的时间是评估复杂癌症治疗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时间期限,这实际上等于给了公司一张兑现期一个月的支票。”

美国癌症和药物定价专家表示,许多患者似乎在治疗一个月后有所改善,但在第一年内又会复发。在2017年美国血液学会(ASH)年会上,诺华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共同公布的关于Kymriah (CTL019)的一项关键研究新数据(JULIET)显示,81例患者在3个月或更早时间的随访中,总体有效率(ORR)为53%,完全缓解率(CR)为40%,部分缓解率(PR)为14%。但在接受Kymriah输注6个月后,总体有效率(ORR)为37%,完全缓解率(CR)为30%。

虽然47.5万美元的定价看上去十分疯狂,但从长远看来,作为一次性治疗,Kymriah依然具有卫生经济学上的合理性,这也是诺华游说国家医保为Kymriah买单的重要论点。英国国家健康与护理研究所(NICE)的研究人员就表示,CAR-T疗法的价值其实可以高达50万英镑。如果将其用作骨髓移植的过渡,预计CAR-T能够为患者提供平均8.82个质量调整生命年(QALY),而目前的护理标准则为1.36个。如果试图用其治愈疾病,CAR-T将提供11.18个 QALY,远高于按照传统护理标准给出的1.11个QALY。

但问题就在于,诺华不会真等那么长时间才接受付款。Political引用医生和卫生政策专家的观点表示,仅仅设置一个月的付款期太短,并不能证明这款昂贵的治疗方法能够实现长期卫生费用的降低。“如果按疗效付费的目的是激励药企研发更好的药物,那么更好的付款方式就是开始时就为每个患者付钱,但如果患者在一年内疾病复发或者去世,药企要进行退款。对于诺华公司来说,仅仅一个月的门槛‘非常有利’,但从付款人的角度来看并不理想。”

诺华深陷“利益输送门” 引发多方猜疑

更糟糕的是这一支付方式甚至在政治上也存在瑕疵。

然而根据Politico的报道,诺华公司Kymriah疗法的支付协议引起了美国卫生和福利部(HHS)的内部审查,并最终被否决。甚至这一计划还成为国会调查的目标。 尤其是美国国会的民主党人“迫切想知道”诺华是否得到了政策优惠待遇。

这一切都缘起于今年5月,诺华公司承认,曾经向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·科恩支付了120万美元的佣金,让他为该公司提供医疗政策方面的咨询服务。这一消息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,在全美国都为高价药头痛不已的当下,这样的利益输送是否会影响政府部门的决策?

Politico的报道不止一次暗示,CMS在和诺华关于Kymriah按疗效付费的协议谈判中过于软弱,甚至显得有些迎合。

在FDA批准一款新药的当天就进行新的支付方式创新,对CMS来说是前所未闻的。Politico披露,甚至CMS自己的前任员工都认为,这是CMS首次为单个公司单个产品来量身定制一个试点支付项目,非常不同寻常。

今年五月,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名为“美国病人优先”的蓝图,旨在增加对药品的竞争并减少患者的自付费用。这其中就包含在联邦政府项目中试行价值导向的采购模式。从理论上讲,这无疑可以节省资金,也可以刺激公司寻求最有可能改善患者生活的治疗方法。但批评人士担心,这些交易为制药公司提供了一种保持高价的迂回方式,因为药企可以与公共或私人支付者建立有利于他们的协议。

质疑人士指出,所谓按疗效付费的机制等于给了大型药企一个政治上的掩护,如果药企能影响疗效付费中“疗效”的界定标准和界定时间,那几乎就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收取费用。

Politico披露的CMS今年二月的一封非公开信件中,CMS明确表示目前还未与任何药企签订基于结果付费的正式协议。

虽然CMS与诺华关于疗效付费的合作夭折了,但CMS表示并没有放弃基于价值付费的方法。在提交给POLITICO的给Doggett的信中,CMS的主管Seema Verma透露,CMS正在“探索一种创新支付模式的设计,该模式将涉及处方药的基于价值的支付。”

相比中国近期对于抗癌药可及性的讨论,Kymriah的可及性看上去似乎更为遥不可及。但中美两国的故事都说明,在用国家医保为日益昂贵的癌症治疗买单是多么困难,尤其是一些治疗的长期效益尚不明确的情况下。

来源:健康点healthpoint

作者:汤晨


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的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归一诺医学所有,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: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。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/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/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(0571-86635366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