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托团伙冒充医生 将老人从大医院骗进小门诊

2019-04-18 编辑: 来源:武汉晚报 作者:苏金妮、罗兰
4月12日,在汉打工的徐小新(化名)去汉口一家三甲医院看皮肤病。在门诊2楼碰到医托团伙2人,被拉到小诊所,被骗1350元。后经远方女儿提醒,最终将钱要了回来。

来自随州的徐小新,今年60岁,是一名马路维修工。17日下午,记者来到解放大道西马路附近,询问徐师傅12日被医托诈骗的经历。

以假乱真,医托团伙连环骗取老人信任

三个月前,徐师傅额头长了豌豆大小的结节,一直未去就诊。12日中午1:30,他依照女儿的嘱咐,来到汉口一家三甲医院看病。刚到门诊2楼,还未挂号,迎面便走来一名50多岁,身穿黑色便服、头戴白色帽子的陌生人。“师傅,您看的是什么病?”陌生人主动搭话,自称“李医生”。徐师傅告诉他,自己额头长了脓包,女儿让到医院割掉。

“我看一下,您这还蛮严重的,应该是痘疣。”李某靠近徐师傅,表示这种病光除掉没法根治,头上其他部位还会被传染,得吃中药才行。徐师傅治病心切,忙问“怎么办”。

李某便将徐师傅带到一楼,说去找“万医生”。两人刚到一楼,便看到40多岁模样的“万医生”身穿白大褂要往外走。他表示,自己要交班了,现在这个医院皮肤科的专家在一医院对面的诊所值班。这时,“万医生”转向徐师傅说道,“我的老婆是一医院的医生,我要去接她。这样吧,我刚好打的带你一程,送你到专家诊所门口。”

徐师傅不疑有诈,搭上了“万医生”的“顺风车”。下午2:30左右,徐师傅来到一医院对面的小诊所。“万医生”把徐师傅交给“陈姓专家”后,便自行离去。

小诊所“专家”开出中药

收取高额药费


随后,陈专家花了几分钟给徐师傅把脉、看舌头。“老师傅,您这是痘疣,会反复发作。得吃我们的中成药,才不会复发。”陈专家说道。

“我给你先开半个疗程的中成药。”“半个疗程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“1350元。”“为什么这么贵?”“老师傅,这是好药!一天1包,半个月就有15包。”

徐师傅告知陈专家自己身上只有300多元,不够付药钱。陈专家立马回答:“附近就有个银行,您先去取钱。”

取完现金后,徐师傅到诊所二楼把钱交给了抓药的工作人员。工作人员抓完15包药后,额外赠送给徐师傅一个大容量挎包,用来装药。出诊所前,陈专家递给徐师傅一张写着161医院地址的纸条,告知他额头的痘疣要去割掉。

正规医院就诊仅花168元做手术根除

12日下午4:00左右,徐师傅独自打的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(原武汉161医院)。下午4:05挂号后,到4楼就诊。接诊医生陈小强看到他拎着一个大挎包便主动询问这些药的来历。徐师傅便将自己从大医院到小诊所开中药的经历告知陈小强。

“您被医托骗了。”听完徐师傅描述,陈小强立即告知他事情真相。随后,陈小强检查了徐师傅额头上的脓包,表示这是头部角化性结节,也就是寻常疣,只需要做一个几分钟的小手术便能解决。

“不吃这些中药会复发吗?”徐师傅问。“不会复发。那些人说传染头部是吓你的。”陈小强医生嘱咐徐师傅,这些中成药最好不要吃,可能会有副作用。听罢,徐师傅回想起漏洞百出的经历,方才醒悟自己遇上“医托”。

随后,徐师傅花了168元做了小手术,几分钟时间,全程没有流半滴血,便将额头脓包去除。

出院后,徐师傅立即拨通远在孝感女儿的电话,告知自己被骗1350元现金。“事不过当天,赶紧去把钱追回来。”带着女儿的建议,徐师傅再次打的到小诊所。“我的姑娘是做质检工作的,是她让我退药的。”为避免起冲突,徐师傅没有指责他们医托诈骗,而是以女儿为由,寻求退药。

最后,工作人员答应退还药品费用。

整治医托 取证较难 驱赶为主

群众期盼管好医院大厅


“盼望政府能管好医院大厅,打击医托骗子。”徐师傅一席话,道出了群众心声。

我市多家大型三甲医院,因其人流量大、外地人多、挂专家号难,成为医托“必争之地”。据了解,目前武汉绝大多数医院可通过手机预约挂号,患者来院后直接自助取号,大大减少了医托们的可乘之机,但老年人、外地人依然极易被骗子们盯梢。群众打击医托诈骗的呼声很高,武汉各有关部门相关负责人也提出了一些建议。

武汉市卫生计生执法督察大队相关负责人

以医托问题为线索进行全面核查


目前国家加强整治医疗乱象,打击“医托”力度正在加大。今年3月21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八部委,集中开展为期1年的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。这其中就包括利用“医托”、虚假诊断等方式欺骗、诱使、强迫患者接受诊疗和消费。

针对市民投诉,我市卫生监督人员将前往现场进行调查取证,依法处理。医托行为只是表象,往往会牵扯出背后各种隐藏问题,我们将同时对其行医资格、执业医师许可、医疗质量管理进行全面核查,据实扣分,情节严重扣满12分者,责成其停业整顿。同时提醒市民,如果遭遇医托行为,可拨打武汉卫生热线12320投诉。

派出所驻守医院警务室警官

明确执法依据加大执法力度


作为一名长期派驻在医院警务室的警官,每天在医院巡视中一旦发现可疑人员会立即上前警示、驱逐出院,一些老面孔见到我们就跑了。如果发现确凿的医托诈骗行为,将依法依规处理。但多数医托行为比较隐蔽,还够不上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相关条款,主要以警告、教育、驱逐为原则,总的来说震慑力不强,客观上形成了赶跑了又来的反复现象,因此呼吁各级部门加强制定与医托相匹配的法规条款,提供明确的执法依据,彻底制止医托诈骗行为。

三甲大医院治安管理负责人

齐抓共管还患者良性就医秩序


屡禁不止的“医托”现象破坏了良性的就医秩序,损害了正规医院的医疗形象。医院安保队伍在巡察中“见识”不少行骗招术。我们发现:“医托”们多是团伙作案,有的扮演患者,有的守在公交站点,有的扮成大医院刚下班的熟医生。通过“同病相怜”“亲身经历”“熟医生介绍”等套路,将求医者骗离医院,再由“同路人”带往小诊所,骗取高额费用。老年人“病急乱投医”、外地人“人生地不熟”,一不留神就容易上当受骗。同时也提醒广大患者,患病要到具备合法资质的医院,勿轻信陌生人诱惑。

近几年来,医院持续加强了安保措施,但仅凭医院之力,防控能力和手段有限。要根治医托乱象,还需要全社会各相关部门齐抓共管、综合整治,形成长效机制。

原标题:假医生?真医托!“戏精”医托将老人从大医院骗进小门诊


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的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归一诺医学所有,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: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。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/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/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(0571-86635366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