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在三甲医院做鼻窦炎手术致智力障碍 赔偿陷僵局

2019-04-19 编辑: 来源:红星新闻 作者:严雨程
“鼻窦炎只是小手术,安心。”听信了医生宽慰,武汉大三学生梅文哲(化名)随即被推进了手术室。让梅文哲一家人没想到的是,这次手术,竟成了噩梦的开始。

五次开颅手术、智力障碍、被鉴定十级伤残……一系列并发症,让梅文哲遭逢人生剧变。

两年多的治疗,用掉了50多万,虽然这部分医疗费用已基本由涉事医院报销。但现在,摆在梅文哲家人面前更大的问题是,未来的治疗与生活,该怎么解决?

“小手术,安心”

4月15日,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梅文哲家。其父梅峰介绍说,自从手术过后,儿子变得比较孤僻,不愿与人打交道。没一会儿,在卧室玩游戏的梅文哲听到有陌生人来访,便找个理由离开了家。

事故发生在两年前,当时梅文哲正是一名大三的会计专业学生。2017年1月17日,梅文哲因鼻腔不适前往武汉市第四医院进行检查。

武汉市第四医院是武汉市硚口区的一家创办于1864年的国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,曾用名武汉市普爱医院,该名现为医院第二名称。

据武汉市第四医院病例显示,门诊诊断发现梅文哲患有慢性鼻窦炎、鼻甲肥大和鼻中隔右偏。诊断报告出具后,门诊医师要求梅文哲住院接受手术治疗。

梅文哲的父亲梅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当时没有立即答应门诊医师为儿子办理住院手续,而是通过熟人找到后来的主刀医生许某,询问有无手术必要。当时,许某告诉梅峰,鼻窦炎手术是小手术,安心。

2017年1月20日上午,武汉市第四医院给梅文哲实施了鼻窦炎手术,包括鼻内窥镜下多个鼻窦开窗手术、鼻甲射频消融术和鼻中隔成形术。

术后当晚,梅文哲出现异常反应。据梅峰描述,儿子整晚睡不着觉,并且反复呕吐。第四医院医护人员对此解释为手术治疗后的正常反应。次日,梅文哲开始出现失语和偏瘫,经由CT检查后发现,“颅内出了问题。”

2017年10月第三方法医鉴定报告鉴定,当时的梅文哲出现了严重的颅内并发症,包括左侧额叶脑出血、颅内积气、左侧额顶颞部硬膜下血肿、蛛网膜下腔出血。然而,由于医方对被鉴定人术后监测、护理不到位、处置不到位,致未能及时发现、诊断术后颅内并发症、未能进行积极有效的抗生素治疗,在一定程度造成了被鉴定人病情发展致左侧额顶颞部硬膜下脓肿、继发性癫痫。

除此之外,鉴定报告认为,武汉市第四医院还存在以下几点过错:鼻内镜手术前准备不充分;鼻内镜手术前未进行足量合理的抗生素治疗;鼻内镜手术前未对鼻窦内脓液的性质、量、有无恶臭等情况进行充分了解;对术后并发症估计不足准备不充分致患者术后出现严重颅内并发症。

对于鉴定书提及的手术存在的几方面过错,今年2月24日,当时的主刀医生许某曾回应上游新闻称:“这是并发症,几千例案例中会有一起。”

当CT检查结果出来以后,第四医院的医生曾向梅峰征询意见,可以直接在第四医院接受治疗,也可以选择转院。梅峰做出的决定是,转院至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。

“随时可能死亡”

据同济医院的出院记录显示,梅文哲于2017年1月22日因“鼻窦炎术后失语、右上肢偏瘫2天”入院,经CT检查,同济医院认为,梅文哲可能存在“左侧额顶颞部硬膜下积脓或积血”。梅文哲入住同济医院后,被送入ICU病房予以重症监护。

1月24日晚7点左右,梅文哲突发昏迷,出现瞳孔扩大、呼吸不稳的症状。同济医院急诊为抢救其生命,实施了第一次颅骨钻孔引流术。后来,1月31日和2月10日还分别进行过两次钻孔引流术,经过脓液细菌培养后发现为金黄葡萄球菌,该细菌若感染脑部则会诱发金黄色葡萄球菌脑膜炎。

后来,同济医院医生告诉梅峰,梅文哲情况不佳,随时可能死亡,做好心理准备。

2月13日,同济医院为梅文哲实施了另一项开颅手术——骨瓣减压术。梅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所谓骨瓣减压术,就是取下部分颅骨,缓解颅内压力,也能够充分暴露大脑便于后续消除炎症等治疗。

经过数次治疗,梅文哲逐渐好转并清醒,但醒后语言表达不流畅,右上肢活动也不利索。

3月6日,梅文哲又出现新的后遗症,突发肢体抽搐,伴随大小便失禁。同济医院将其诊断为癫痫,并开具了抗癫痫药物,要求梅文哲长期服用。此后,因肢体活动受限和语言表达不畅,梅文哲陆续住过7次同济医院,接受康复治疗。

2018年12月22日,梅文哲再次住进同济医院接受颅骨修补术,即把一直未受颅骨保护的大脑重新用人工颅骨保护起来。

梅峰说,等待修补颅骨的这段时间,他始终担惊受怕,因为儿子脆弱的大脑距离外界仅一层头皮之隔,但后遗症的癫痫又会突发肢体抽搐,万一不小心将头撞到任何坚硬物体上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据同济医院出院记录显示,此次出院诊断为手术后颅骨缺失。梅峰说,梅文哲的脑组织内仍有脑膜炎病灶,因血脑屏障存在无法彻底清除,未来只要抵抗力下降,细菌感染仍会卷土重来,此次不完全修补颅骨就是为未来可能的治疗做准备。

僵局:

院方承认医疗过失,但赔偿方案未达成共识


梅峰向红星新闻记者出示了梅文哲最近的体检情况,他说,梅文哲因为癫痫需要长期服药,目前已检查到肝肾功能出现问题,“我儿子现在服用的就是药物的最大上限,抗癫痫药已经不能再加量了,而且同济的医生也说过了,他现在需要终身服药,这种继发性癫痫无法治愈。”

据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2017年12月出具的鉴定报告,梅文哲在成人韦氏智能测试中,IQ得分仅62分,略低于智力正常下限水平,鉴定报告将其判定为左侧额顶硬膜下积脓所致的智力障碍。

梅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经过康复训练,目前梅文哲已经可以和人进行相对正常的交流了,但表达仍然逻辑不通,且短句较多,对话者常常需要猜测其表达含义才能进行有效沟通。

据两份第三方司法鉴定书显示:梅文哲患精神障碍或轻度智能减退,评定为九级伤残;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评定为七级;开颅术后伤残等级则被评定为十级。

在同济医院两年多的治疗,用掉了梅家50多万,这部分医疗费用已基本由武汉市第四医院予以报销。梅峰说,报销之前的治疗费只是第一步,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孩子未来的生活该怎么办?

于是,梅峰向武汉市第四医院提出索赔方案:医院应以实报实销的方式,承担梅文哲未来所有相关医疗费用;此外还应以武汉市平均工资的两倍给予梅文哲生活保障,直至法定退休年龄为止。

只是,“后期治疗费用、后期生活保障”这两个诉求,并不被医院接受。

梅峰说,院方确实承认自己的医疗过失,接受第三方鉴定结果,也愿意对自己家庭赔偿,但是在具体的赔偿方案上,双方存在较大争议,“医院的说法是,我的赔偿方案不符合现行法律制度,医院希望赔偿事宜在法律框架内解决。”

为此,梅峰曾到硚口区卫计委信访办反映此事,但武汉市第四医院为市属医院,不由硚口区卫计委直接管辖而由武汉市卫计委管辖。

4月16日,武汉市卫计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当前武汉市卫计委不接受关于“医疗事故”相关话题的采访。武汉市卫计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委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武汉市第四医院不是不愿意赔偿,只是当事人家属提出的要求实在得不到法律支持,又不肯松口,这才陷入僵局。

据红星新闻了解,其实事发后不久,武汉市卫计委曾介入调查并协商解决此事,但如梅峰所述,因为武汉市第四医院坚持在法律框架内协商赔偿事宜,所以截至目前,赔偿方案始终未能达成共识。

4月17日,武汉市第四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须向上级报备后才能接受采访,在此之前将不会对此事作出更多回应。

原标题:武汉大学生因鼻窦炎手术致智力障碍 家长医院陷赔偿僵局


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的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归一诺医学所有,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: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。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/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/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(0571-86635366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