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(β-HCG)测定

2018-02-08 编辑:admin
项目介绍
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(β-HCG):绒毛膜促性腺激素(HCG)αβ,由合体滋养细胞合成。分子量为36700的糖蛋白激素,由α,β两个不同亚基组成,α亚基与垂体分泌的FSH(卵泡刺激素)、LH(黄体生成素)和TSH(促甲状腺激素)等基本相似,故相互间能发生交叉反应,而β亚基的结构各不相似。

β-HCG于β-LH结构相近,但最后24个氨基酸延长部分在β-LH中不存在。所以在临床应用β-HCG亚基的特性做特异抗体用作诊断以避免β-LH的干扰。HCG在受精后第6日开始分泌,受精后第7日,就能在孕妇血清中和尿中测出,可用于早期妊娠的诊断。至妊娠8~10周血清浓度达到高峰,约50-100kU/L,持续10日后迅速下降,中、晚妊娠时血浓度仅为高峰时的10%,持续至分娩,一般于产后1-2周消失。但α-亚单位为垂体前叶激素所共有。β-亚单位是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所特异的。 完整的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全部是由胎盘绒毛膜的合体滋养层产生。
样本要求
血清0.4ml、冷藏(2~8°)
参考值
化学发光法:< 5.00IU/L
临床意义
1、诊断和监测妊娠:检测人血清中β-人绒毛促性腺激素(β-HCG)的含量变化可以用于诊断早孕及监测妊娠。

2、辅助诊断异位妊娠:异位妊娠是由于胚胎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,滋养细胞形成较少,血中HCG值较正常妊娠偏低,其水平的高低与胚胎着床部位营养状况有关。正常宫内妊娠时血β-HCG倍增时间为1.7-2.4天,而宫外孕则需3-8天,动态监测β-HCG为及早发现异位妊娠进行保守治疗提供了很好的诊断依据。

3、观察先兆流产及不全流产:临床上发现孕妇有先兆流产的症状时,通过动态检测,观察β-HCG的变化,对β-HCG浓度下降不明显而仍接近正常者,可积极保胎,经治疗β-HCG浓度逐渐上升,并与妊娠月份相符,多能继续妊娠;而对β-HCG逐渐下降且下降至一定程度者,宜人工流产以终止妊娠。流产4周后β-HCG应转为正常,而不完全流产者β-HCG仍会高于正常。

4、诊断和监测滋养层肿瘤:常用来指示的HCG相关分子是游离β-HCG。在正常妊娠的血清中,游离β-HCG所占比例非常低(<1%),但在绝大多数滋养层疾病中发现高浓度的游离β-HCG,且游离β-HCG与总HCG的比值在葡萄胎时最低,绒癌时最高,可能是游离β-HCG的增多与未成熟的滋养层细胞有关。因此通过游离β-HCG的检测也可判断滋养层细胞的分化程度。游离β-HCG除在血清中升高外,在尿中浓度也显著升高。除此之外,尿中另一个HCG分子β核心片段的值也升高明显,可作为诊断和监测滋养层疾病的一项有意义的指标。另外,与唐氏综合征相似,高糖基化HCG也可为早期诊断和监测滋养层疾病的标志物。

5、监测非滋养层恶性瘤:如睾丸癌、胚胎细胞瘤、乳腺癌、宫颈癌、阴道癌等的血清或尿液标本中能检测到升高的HCG值,且HCG同样不均一存在,各种相关成分如规则HCG、游离α-HCG、游离β-HCG、缺口高糖基化HCG、尿G核心片段等在不同恶性肿瘤、肿瘤不同恶性程度会有不同程度的异位表达。因此,HCG也是诊断和监测非滋养层恶性瘤的标志物之一。
结果处理
1、育龄妇女如有停经,常先查尿HCG,如测试为阳性,应做B超检查确定是否宫内妊娠,排除异位妊娠,并做相应处理。

2、如疑为异位妊娠、葡萄胎、绒毛膜癌、宫内死胎、先兆流产等,应查B超及相应检查,必要时动态观察血β~HCG明确诊断,并在妇产科医师指导下进行处理。

3、如疑为生殖胚胎细胞肿瘤,可查血HCG,AFP、LDH等肿瘤标志物及做相关的影像学等检查。
注意事项
1、曾接受过鼠单克隆抗体制剂治疗和诊断者,血清、血浆中可能含有人抗鼠单克隆抗体。这样的样本可对使用鼠单克隆抗体的检测项目引起假性升高或降低。需更多的其他诊断检查或临床症状对病人状况进行正确评价。

2、来自肝素化病人的样本可能会有部分凝结,由于纤维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出现错误结果。为了防止这种现象,请于肝素治疗前抽取样本。

3、注意避免出现严重溶血。血红蛋白中含有血红素基团,其有类似过氧化物的活性。

4、样本的采集及血清分离中要注意尽量避免细菌污染,一则细菌的生长,其所分泌的一些酶可能会对抗原抗体等蛋白产生分解

5、女性注明月经周期的阶段以及临床印象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医诺医学”的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归医诺医学所有,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:“来源:一诺医学”。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/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/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(0571-86635366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热门检测